焦裕禄的“传家宝”——一块旧手表
来源:淄博廉政在线  发布时间:2019-07-26  浏览次数:
       焦裕禄去世后,唯一的遗物是他在大连工作时买的一块瑞士罗马牌旧手表,这块手表既是留给大女儿焦守凤的,也是留给焦家兄妹六人的传家宝。

       焦守凤爱这块表,就像爱父亲,每次看到这块手表,过往的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她的眼前:“父亲是1962年12月到兰考任职的,当时正值兰考遭受风沙、内涝、盐碱三害的肆虐,百姓生活苦不聊生,为了摸清三害灾情,父亲几乎每天都与群众吃住在一起,一家人一起吃饭是难得的幸福时光,只要父亲一回家,我们就一拥而上,腿上坐一个,背上驮一个,脖子上挂一个,这样的场景,成了我们对父亲最温馨的记忆。”

       焦裕禄二女儿焦守云在《我的父亲焦裕禄》一书中也曾温情的回忆到:高高大大的父亲微笑着,用煮好的猪肝和糖哄我:“叫爸爸,叫爸爸就给你吃。”我虽然也馋,却不吭声,一个劲的往门后躲,这份遗憾永远也不能弥补了。

       温情的焦裕禄更有他严格的一面,经常教育他们不能因为自己是县委书记的孩子就“高人一等”。可是,焦守凤却觉得 “低人一等”,母亲曾给她做过一件花色大衣,从小学一直穿到初中,不仅小了还满了补丁。那时候,正是小姑娘爱美的年纪,同学都笑她:“县委书记的姑娘穿的还不如我们呢。”她觉得非常委屈,便央求父亲:“爸爸,给我换件新大衣吧。”父亲却板着脸说:“县委书记的孩子并不特殊,要说特殊,只能是更加爱学习,爱劳动,而不是爱攀比。”

       让焦守凤记忆最深的是,17岁那年初中毕业了,几家单位提出给她安排工作,有话务员、教师、县委干事……一个个体面的工作让她心花怒放,但很快被父亲泼了冷水:“这些单位你都不能去,走出学校门就进机关门,你缺了劳动这门课。”让她把机会留给其他的孩子,亲自把她送到了酱菜厂,那时一天要腌上千斤萝卜,切几百斤辣椒,晚上,两只手被辣椒烧得火辣辣地疼,她根本睡不着,只好起来打盆凉水泡手。十七八岁的大姑娘每天高强度的劳动不说,还要挑着沉重的担子走街串巷吆喝售卖。对此,焦守凤哭过,埋怨父亲太狠心了,甚至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愿跟父亲讲话。焦裕禄看出了女儿的心思,说:“你是县委书记的女儿,更应该热爱劳动,带头吃苦。”

       作为县委书记的孩子,她们根本体会不到县委书记家属的“风光”。焦裕禄大儿子焦国庆曾因“看白戏”,成了世人皆知的污点。焦国庆上小学时,和同学们结伴去看戏,因为没钱买票,就在售票口观望,收票的阿姨问这是谁家的孩子,焦国庆说焦书记是我爸爸,阿姨没收票就让他进去了。焦裕禄知道后,把焦国庆狠狠的训了一顿,说:“演员唱戏也是一种劳动,白看戏就是剥削。”这是他们记忆中,父亲最严厉的一次。第二天,他亲自带着儿子来到戏院,向检票员道歉,并补了戏票钱。从戏院回来后,焦裕禄在县委会议上作了自我检讨,还起草了《干部十不准》,要求任何干部在任何时候都不能搞特殊化。

       焦裕禄始终心系父老乡亲,在兰考的475天里,他骑着一辆自行车,靠着一双铁脚板对全县149个生产大队中的120多个进行了走访和蹲点调研,行程5000里,硬是用舌头尝出了全县盐碱地的分布图,调查结束后,焦裕禄率领36万兰考人民开始了治理三害的浩大工程,却因积劳成疾,累倒在中原大地上。临终前,19岁的焦守凤被叫到病床前,焦裕禄摘下戴了多年的那块手表,交给她说:“爸爸没让你继续读书,也没给你安排一个好工作,爸爸对不起你。这块旧手表是爸爸唯一的财产,送给你作个纪念吧。”

       这块旧手表,凝结着三代人的追求,它既是有形的传家宝,又是无价的精神财富——生活上不搞特殊,工作中和时间赛跑,时间的刻度传承着焦裕禄的嘱托,承载着让儿女们用一生回味的家风。(博山区纪委监委)
上一篇:淄川区:提醒谈话“一把手”抓早抓小促改进            下一篇:临淄区:“正负清单+审批制度” 为政商交往立规矩


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