典型案例剖析选登(五)——太平村,何以不“太平”
来源:淄博廉政在线  发布时间:2019-06-11  浏览次数:
整治群众身边腐败和作风问题典型案例剖析选登(五)

太平村,何以不“太平”
——桓台县果里镇太平村原党支部书记、村委会主任
杜所平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

       杜所平,男,1957年8月出生,桓台县果里镇太平村原党支部书记、村委会主任。2018年11月19日,杜所平因违反政治纪律、廉洁纪律、群众纪律、工作纪律,利用职务之便,侵占村集体资金,非法收受他人贿赂,涉嫌职务侵占罪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开除党籍。巧合的是,这一天正是杜所平14年前成为太平村党支部书记的日子。 

       杜所平任太平村党支部书记14年,从受组织信任、党员群众拥护到沦为严重违纪违法的反面典型,其堕落轨迹是怎样的?为求安泰和平而取名“太平”的这个村子,是如何在杜所平的搅动下,慢慢失去了往日的平静,变得不太平的?

       包庇纵容  横行乡里

       作为党员干部、村党支部书记本应守一方净土、保一方安宁,然而杜所平非但没有做好村民利益的守护人,却在背地里充当起黑恶势力的“保护伞”。在他的默许纵容、袒护包庇下,太平村黑恶势力横行,村痞村霸为非作歹。

       2015年3月的一天,在该村村民代表会议上,杜所平决定对旧村改造中拒不清理地上附属物的村民来点“硬”的。 第二天,在杜所平指使下,韩某用挖掘机铲了村民王某的苗圃。事后,韩某因犯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,缓刑四年。韩某为村里“担了事”,杜所平也慷慨“报答”。在韩某进拘留所及接受社区矫正期间,杜所平按每月1500元的标准用村集体资金为其发放工资。

       2016年底,村民张某找到杜所平,想在村里路上架设限高杆控制车辆出行,以此向某公司施压催要欠款,得到了杜所平默许。“要想过此路,留下买路钱”。最终,与该公司有业务关系的另一家公司因受到影响,不得不拿出3万元买“平安”……

       “领导(杜所平)说,村民杜某不服从村里管理,去教训他一下。”张某收到口信后立马行动。 “晚上我拿了一个炸雷,骑上摩托车去了杜某家,点着后从墙外扔了进去。第二天听说他家玻璃都被震碎了。”张某后来交代说。在杜所平的授意下,多名村民被莫名殴打或是庭院里被扔进砖头、炸雷……

       封路堵门、威胁恐吓、敲诈勒索,这些卑劣手段造成太平村乱象丛生,村民敢怒不敢言。
 
       一手遮天  村权独揽

       杜所平嚣张跋扈,独断专行,党纪国法、村规民约被统统抛之脑后。

       2010年9月,太平村实施旧村改造,拆迁过程中有个别村民由于各种原因没有按约定拆除房屋。杜所平不是正面解决问题,而是想出了一个“高招”:已拆迁户外出租房的费用,就从这几个没有按时拆迁户的“口粮款”中扣除。该提议经村“两委”扩大会议确认后,杜所平的“个人主张”变成了“集体意志”。最终,这几户的“口粮款”7万余元被扣发、挪作他用。

       村里相关人员的任用更是杜所平一人说了算,全凭个人感觉与好恶。张某、韩某、牟某、陈某等人,都曾受过治安或刑事处罚。杜所平却对其“委以重任”。张某被任命为物业公司经理,韩某被任命为保安队队长……这些村内职务被杜所平当作“个人恩赐”,用于笼络人心,为其把持村内事务服务。

       丧失信念  拜鬼求神

       作为一名有27年党龄的村党支部书记,杜所平本该具有一定的党性修养,可他却“不信马列信鬼神”,带头搞封建迷信。小到公司取名,大到旧村改造开工,甚至每当村里发生在其看来“不正常”的事情,他首先想到的都是,“是不是触犯了哪位仙人”“要不要找个风水先生破解一下”。

       2005年底,太平村注册成立淄博杜庚工贸有限公司。企业名称中为什么用这个“庚”字?“算命先生说我命里缺个字,就取了这个‘庚’字。”杜所平后来道出了缘由。

       2011年6月,太平村旧村改造开槽动工。为确保施工安全,作为村党支部书记的杜所平,代表村里专门从外地请了两个和尚,给施工场地做了一场法事。期间,杜所平带头跪地拜神。在他看来,旧村改造这么大的工程,开工前做场法事,施工中就会逢凶化吉。法事结束后,杜所平又擅自做主,在村里专门找了一间房子作为佛堂,悬挂佛像等物品,以方便时时参拜。而在“佛堂”所在房屋的外墙上,就悬挂着“移风易俗树新风”的宣传标语。

       遇事看风水问吉凶,围着“大师”求“指点”,搞封建迷信活动背后反映的是杜所平内心极度空虚、思想患得患失,本质上是精神之“钙”缺失,得上了“软骨病”。

       私欲膨胀  肆意敛财

       “领导(杜所平)想换一辆高配些的皇冠。”2011年的一天,在村里承接工程的牟某接到了这个电话。不久,牟某就将新买的排量为3.0升的丰田皇冠轿车钥匙送到了杜所平手中。村民韩某也抓住机会,主动为该车购买了保险、缴纳了购置税。对这些,杜所平都欣然接受。

       “村内驻地企业,不准私自外包工程”,这是杜所平定的所谓“规矩”。太平村驻地企业的工程,首先都要与该村集体企业杜庚公司签订施工承包合同,杜庚公司再与具体承包人签订转包合同,并按照工程造价百分之十到二十收取管理费,作为村集体收入。看着公司账上资金日渐丰腴,杜所平暗暗打起了主意。

       2014年1月,杜所平从杜庚公司拿走55万元为其子购买丰田霸道轿车一辆。当年10月,他再次用公司资金26.1万元,为其子开办的公司购买投影仪等办公设备。2016年1月,他又将应由其子个人支付的车辆保险费12085元,从公司报销……杜所平俨然把杜庚公司当成了自家“提款机”。

       “我担任这么多年的村书记和村主任,把集体的钱当作自己的钱随意花销,拿了不该拿的,收了不该收的,这都是我自作自受。我对不起党,更对不起太平村老百姓。我真诚悔过、反思自己犯下的罪行。”2018年11月23日,杜所平涉嫌职务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。在看守所里,杜所平流下了悔恨的泪水。

        “村看村,户看户,群众看村干部”。实现乡村振兴,基层是主战场,发挥好村干部作用尤为关键。杜所平身为村党支部书记、村委会主任,本应用好手中权力,带领村民发家致富过好日子。可他却丧失理想信念,无视党纪国法,把权力用来谋私利,充当黑恶势力“保护伞”,走上了一条令人不齿的不归路。广大党员干部,尤其是农村干部,一定要引以为戒、警钟长鸣,堂堂正正做人、干干净净干事,真正当好老百姓的领路人、带头人、贴心人,以实际行动做出无愧于初心、无愧于组织、无愧于群众的业绩。(桓台县纪委县监委供稿)

上一篇:张店区原工商行政管理局党委书记、局长赵兵被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            下一篇:返回列表


关闭